父 親

發布日期:2019-11-18 16:02:22文章來源:

李俊

在我的記憶里,父親不善言辭,不善交友,只知道埋頭做事。我似乎沒有聽到過父親爽朗開懷的笑聲。

但聽他講過,他的父親很懂生意,新中國成立前就有9頭耕牛,還說老人有撰寫經文的習慣,字體很好,寫了很多,“破四舊”時,他把自己撰寫的經文裝在一個木匣埋在房后菜園里,批斗他的時候竟被人發現,挖出來在曬場上燒毀,一沓沓宣紙燒了很長時間,這要了他的命,加上不停批斗,便一命歸西!家庭支柱倒了,兄弟眾多,紛紛外出謀生,他是跟人做學徒,泥瓦工、木工、石工、鐵工樣樣在行,尤其他的鐵工技術,當地鐵工鍛造刀具都有清水淬火程序,而他的淬火程序用香油,他說用香油淬火出來的刀具鋼口堅硬,鋒利。很多鐵工不相信可以用香油淬火,因為燒鐵入油便爆裂,根本無法完成。一次閑談鐵工技術,我問過他向誰學的,他說了一句:隨浙江的師傅,并感嘆現在的年輕人不愿學這些苦活計了。

改革開放前,我們家七八口人一年僅能分到兩三百斤稻谷,紅利近百元,吃一頓米飯是奢侈品。八二年包產到戶,家里分到6畝水田和10余畝旱地。父親帶著一家人精耕細作,實現了第一個大豐收,當年的稻谷產量除交公糧,足夠一家人吃一年有余。父親的手藝也派上了用場,家里很快富裕起來,記得九零年我參加工作領到117元工資,當時父親做石工,每月能掙三四百元錢。父親的收入很高,自己卻從不舍得花一分錢,對我很慷慨,每次向他要100元,他總多拿二三十元,并問一句夠不夠。當時,有的同學家里還很困難,我便用字條寫上誰50元,誰100元,還寫上自己的大名,讓他們帶著字條到父親那兒拿錢,是否還錢,從不提起。

近年來,父親的疾病一種接一種襲來,每年都要住院一兩次。今年4月住進醫院出現重度心衰,待在重癥監護室讓他的情緒變得越來越差,不讓他出院便拒絕吃飯。我們兄妹商量,如果父親不能挺過這關,最后的時間還是我們自己來護理陪伴他,以免留下遺憾。我便到氧氣廠租借氣瓶,將他接回家。父親在床上躺了一周,竟然奇跡般地好了起來,能下地走動,能自己吃飯。還能走到一公里外的街上閑逛了,我的心也寬下來。最后一次回家看他,還送我到車邊,我說現在高速公路都修到家門口來,你只要再堅持活10年,會看到我們國家更大的變化。他笑笑,說怕不能!

10月22日凌晨,突然接到老家的電話,說父親走了。我回不過神來,追問走哪兒去——在往老家走的路上,我想著父親離去再不能見面,狠狠擂一下方向盤,眼淚早已流到嘴角,趕到家里,幾個鄰里已幫助將父親搬到堂屋躺著,我慢慢坐到他身邊握著他的手,還在溫熱。撫摸他的額頭和臉頰,還在溫熱。一天兩夜時間,我不停撫摸父親的手和額頭,感受著父親的雙手漸漸變涼、變硬。好像他只是安詳地睡去,我從未和父親挨得這么近,但父親已經走遠!

按照殯葬改革要求,須在一天后送去火化,一天后懷抱父親的骨灰返回,我才真真感受到父親離我已經很遙遠了,三天后將父親的骨灰送入公墓,先生和親鄰忙著修繕墓地,我懷抱裝著父親骨灰的木匣坐在車里靜靜等候,我將臉貼在木匣上,頭腦一片空白,一陣疲憊襲來,我便枕著父親的木匣睡去。我從未和父親挨的這么近,但父親已經不知在哪里!

小弟打開車門把我驚醒,我將父親的骨灰放入墓穴,捧一把泥土灑在木匣上,一幫人七手八腳很快便將父親埋入地下。久久站在父親的墓前,我明明清楚的知道,每一個生命都是大自然的恩養,來自泥土,必然回歸泥土,但我還是忍不住幻想,另一個世界能有天堂,父親能在那里!

送走父親,晚間姊妹幾人坐在一起,都不大說話,我忍不住說道:現在重點是照顧好母親,我們經常邀約說回家去了,是因為有父母在。父母在,家就在,父母不在,我們姊妹就變成了親戚。其實,父母年輕力壯時是我們生活的依靠,他們年老無用了,做兒女的到底該做什么,很簡單的兩個字陪伴。

編輯:孔令軍

骑士传奇试玩 新时时彩五星玩法 江西快三购买平台 澳门配码骗局 69游戏下载 拍摄西瓜怎么赚钱 快3上海中奖开奖号走势 全民麻将下载桌面 三国麻将无双2 黑龙江11选5开奖视频 东方红彩票是正规的吗 开滴滴比上班赚钱吗 福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图 山西快乐10分玩法 dnf锻造气息赚钱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号 重庆时时彩 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