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級高三家長

發布日期:2019-07-02 10:35:20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陳耀邦

2019年高考落下帷幕。周末,一家子早早吃完晚飯,準備送兒子去茚旺高中,他的端午小長假結束了。

坐上車,一直玩手機的兒子說了一句:“今天晚上起就是高三了。”是啊,不知不覺中,我也晉升為高三學生家長了。

這幾天,我一直在關注高考。街頭巷尾、微信群里、抖音上,說的都是高考。今年的高考宣傳報道又開始了,近兩年來,因為工作關系,我經常往茚旺高中跑。

我們這代人由于時代的局限性,沒有讀過高中,自然也沒有參加過高考。我讀的是上世紀80年代末的中等師范學校,也就是俗稱的中專。即便現在大專和本科文憑拿著,我也一直說我們沒讀過大學,原因嘛,呵呵,大家都懂,就不細說了。

對于高考,我從前一直是個局外人,自從兒子上高中以后,才逐漸開始關注起來。在兒子周末回家的時候,我經常和他探討,說直接點是向他了解一些高考的知識。通過惡補,我零零星星地知道了什么是會考分、英語聽力分、裸分、文綜、理綜、高考成績文科“紡錘形”結構、理科“沙漏型”結構等等。

我想起去年到一個高考成績高得嚇人的考生家采訪時,他父親跟他說的一段話:“你說這些爸爸也不懂,爸爸是靠不住的,只能靠你自己。”每每想起這段話,我就覺得一定要了解一些高考知識,至少到我兒子高考時,我能給他做參考。

會澤教育很牛。那些年,我和大多數普通老百姓一樣,只是從數字上來了解這個“牛”,關注的是 “今年有幾個清華北大”“明年有多少北大清華”。

2018年夏天,我參加了高考采訪報道,第一次近距離、大批量地接觸到了許多學霸級的考生。他們的考分至少是六百六七,甚至是七百多。在會澤高中教育牛氣沖天的大背景下,我寫的一篇高考新聞意外地火遍網絡。

跑茚旺高中的時間長了,接觸的學霸多了,竟讓我產生一種錯覺,感覺高考要在600分以上(2018年就達563人)才算行。就這樣,不知不覺間提高了自己的胃口和期望值,雖然兒子的成績也不錯,但總覺得離我的預期差很遠。一直認為他比較懶,沒使出全部的功夫,總是要求他應該再努力些,即便不能再上一個臺階,至少應該保住現在的水平。

我經常如數家珍給兒子列舉我采訪過的那些頂尖高考生的故事,期望他能吸取人家哪怕是一點兩點好的地方。說“別人家的孩子”次數多了,自然引起了他的不滿,他曾經跟我大聲說:“不要只看得見清華北大!”我說:“嗨!我還真的就跟清華北大的好多學生熟。”人家扔過來一句:“反正我考不起。”我說不是要你考上,向人家學習一下總可以吧?

今年,侄女已經參加了高考。我的情緒也受高考氛圍的影響,開始緊張起來。每一個高考的消息都牽動著我的神經。在抖音上刷出一條條 “交警飛車幫考生取回準考證”的新聞,感嘆怎么年年都有“馬大哈”,年復一年上演著相同的“事故”,不是故事。真是“年年歲歲考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公安部交管局稱:今年高考期間護送4000余名忘帶證件等情況考生赴考。

每當看到兒子周末拿著手機不停地玩游戲,我就心焦。在我的意識里,那些學霸周末回家也在做題。聽我絮叨多了,兒子問了我一句:“你知道學霸假期在干什么嗎?”我說刷題啊。人家頭也不抬丟過來一句:“打游戲。”我將信將疑。他又說:“那是你一廂情愿的主觀想法。”

我無言以對。讀高中的孩子很苦,我是知道的,不像我們30年前讀師范,成天玩。

從家到學校開車就10來分鐘,我說:“高三的考完了,學生減少了,車也少了,路也寬了,不堵了。這要是常態化就好了。”兒子說茚旺今年的高三人數特別多,2100多人。說話間車已到學校門口,他把手機扔在車上,背著包,下車拖著行李箱走了。

我和他媽目送他通過安檢、走進學校。

編輯:孔令軍

骑士传奇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