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半個世紀的會澤手工面

發布日期:2019-06-30 17:00:38文章來源:曲靖日報

郭勝美/文    徐汝樅/圖

傳統的手工雞蛋面細潤軟滑,富有質感,備受愛好美食的消費者青睞,在會澤,至今還保留著一家有歷史的手工面條加工廠,整個生產車間就是一個揉面的面板,一臺壓面的機器。沒有攪拌面粉的和面機,除了壓面工序之外,整個工序都是全手工操作。先在面粉上打上雞蛋,用手工揉和到相應的程度,再倒入料斗,由機器壓成帶狀面塊,反復碾壓兩次,再通過手搖梳理工序,梳理成面條,進行晾曬,把曬干的面條用面刀切成合適長度進行包裝,這樣就成了傳統的雞蛋面產品。

走進這個面條加工廠,這是一個老四合院,黛青瓦、土坯墻、木梁柱、雕花木窗格,正房、側廂、院墻圍成一合天井,皆具會澤民居特色。就在這座古樸的四合院里,卻有掛在木桿上的千絲萬縷的金色面條,在通透的陽光下泛著金黃的色彩。

78歲的楊俊德老人久居在這個小院,老人是一位盲人,當打開面條廠的話匣子后,老人如數家珍地給我們講述了他與面條的一些流年往事。老人15歲開始做面條,那時候用馬拉磨,用人推磨。新中國成立前,私家作坊大多雇傭殘疾人,做些搖機器、揉面等簡單的體力活。新中國成立前,政府以公私合營的形式,把小縣城里磨面、搟面小作坊的人力、物力集中起來,組建福利廠。工人有了出力的地方,可以掙到錢,那時,不算月薪,算計件工,磨十斤麥子的面可得5分錢,福利廠算是當時的面條廠。

1953年成立糧食局,實行統購統銷,面粉、面條都實行國營,把麥子磨成面粉,做成面條,供應給市民,加工面條的工序就交給福利廠的工人完成,用楊俊德老人的話說:“從糧食局倉庫挑來的是麥子或者面粉,挑回去的就是面條。”糧食局付給加工費,當時如果沒有這種土法加工的單位,糧食局還得把蕎麥拉去昆明加工,再拉回來,中間環節的運輸成本就增加了不少。如果在本地生產加工,就節約了很大一部分運輸成本,同時也為城里的手工勞動者,特別是殘疾人提供了穩定的就業機會。

會澤福利廠先是借用寺廟作為加工場地,后來用賺來的錢購置了自己的廠房。1956年,搬遷至現在的豐樂街,廠房為一國民黨軍官的四合院,新中國成立前屬于公產房。福利廠成立初,由縣工商聯管理,后來又移交手工業管理局。加工廠經營幾年實現的利潤一部分用來償還公私合營時候私人帶進來的生產資料成本,一部分積累起來作為發展規模的資金,剩下部分用來發工人工資。

改革開放以后,福利廠一些有闖勁的年輕人開始“下海”。1983年,廠里通了電,剩下的人又做了十年左右。1993年以后,糧食局停止面粉供應,面條廠停止生產。1998年,生產用房由縣政府下文劃撥給福利廠,職工靠廠房出租作為生活來源,每人每月50元左右。至此,計劃經濟時代會澤面條生產的時代基本結束。

如今,走進這個普通的四合院,雖然少了福利廠當年熱火朝天的情景,但會澤手工面條的工藝并沒有被歷史淹沒。趙正華作為八十年代年輕人進入到面條廠工作,今年58歲,手工做面條已經34年。企業改制后下崗,正值年富力強的時候,一家三口又把這廠房盤活,繼續操起老本行,重新開始面條的生產經營,接手一些散戶的來料加工,市民們自己帶上土雞蛋、面粉上門委托老人進行傳統手工面條的加工,每公斤加工費1元錢。

時代不斷向前發展,傳統的手工藝在沉淀,當談到如何將傳統手工面條生產工藝繼續傳承下去的時候,老人說:“下一代都不愿意干這賺不到錢的苦力活。”面對這即將失傳的工藝,老人心里有些復雜……最后,只祝愿這個伴隨著國家發展一路走來的面條廠后繼有人,將這項傳統的搟面工藝繼續傳承下去,為后人留下美味、留下工藝。

編輯:張譯文

骑士传奇试玩